搜索
搜索
确认
取消
舜阳
>
>
>
父亲的农民朋友

父亲的农民朋友

  • 分类:文章作品
  • 作者:张 钟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9-23
  • 访问量:

张 钟

  我的父亲1962年被选派至余姚胜归公社任公社干部,人称张秘书。后来,胜归公社与虹桥公社合并成为城北公社,他依然是公社的秘书,后分管教育和宣传线。

  在城北公社工作的十四年间,他常吃住在农村里,还带着我住过公社和村里。“双抢”时,还让我参与拔秧锻炼,这让我从小感受了乡村生活,与农民走得近。

  今天谈谈父亲的几位农民朋友。

  胜一村西楼的分路爿,是原胜归公社所在地。现在的模具城就位于这里。

  我父亲与西楼的农民打成了一片。其中有一位叫楼百安的老党员,比我父亲大六岁,今年已是93岁了。一直念叨着我父母亲。而我父亲也会让我陪同前往探视老友,有时我母亲也一并前往。这几年,随着年龄的增大,两位老人已不便出门了。我常代父亲前往百安伯伯家探视。而老人家平日里也会打来电话问候,一个“老张”,一个“百安”,甚是亲切,双方那种感情如果没有经历过是难以体会得到的。

 

1-1.jpg

20年前父亲(右一)与楼百安(左一)、楼启敖(中间)在百安伯伯家的合影

 

   百安伯伯是种田能手,各方面均有才能,只是身体比较单薄。他曾经在龙山宾馆管过花草,还曾将自己种的香菜送给我吃呢。

2-1.jpg

父亲在西楼自然村与楼丙康伯伯合影 2007.11.11

 

  另一位叫楼丙康,大我父亲三岁,是我父亲当年的三同户(同吃、同住、同劳动)。今天(2016.10.01)正好是国庆节,老人知道大家均休息,就一早自己拄着拐杖坐205路公交车摸索着来到了阳明公寓,打听有没有叫张德懋的、儿子叫张钟的住在哪里?幸亏我家保姆正好买菜回来路过门楼,一听是找我父亲的,就搀扶着到了楼上家里,让老人家见到了已许多年未谋面的老朋友。我得知便赶了过去,老人家一见到我,就说:你是阿钟?!话语是那么的亲切!如同五十年前的招呼。阿康伯在我父亲家里心态是多么的安定和自然。于是,我随即记录下这90岁、87岁老人俩动人一幕。

 

3-1.jpg

专程来看望我父亲的楼丙康伯伯(右)与我父亲在一起2016.10.01

 

  阿康伯伯曾经做过近四十年的生产队长,因年轻时在上海的酒店里学过厨艺,退下来后,还在分路爿小学食堂烧饭多年,他也是个老党员。老人家福气很好,弦孙也已在读大学了。

  在护送阿康伯伯回模具城金昌路北的西楼自然村的路上,我想:父亲已于1976年回到了市级机关工作,可他与农民当年建立的友谊,四十年后的今天,在老人们的心里还是那么的强烈,那是出于内心深处的感情相通呵。

  还有一位叫楼启敖的,我称他为阿敖叔,年龄小我父亲四岁,老实人,几十年来一直与我家交往,如今他还是联系百安伯伯的信使呢。

  当年,干部与群众结下的友谊就有这么深,哪还会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2016.10.01起草

 

悲伤的补充:

  1、2016年11月6日上午,阿敖叔坐公交车来到了我父亲处,大家一起中餐,可他报告给我们,说阿康伯伯前些日子因自己踩三轮车行驶穿过中山路丹凤新村立交桥那里的涵洞时因坡陟惯性大不慎人翻出车外,造成二根肋骨断裂戳破肺部,虽经十几天抢救,但终告不治已于10月28日走了。阿敖叔的一番话,让我们惊呆了!这怎么可能?10月3日还再次来我家呢!经我去电老人的二儿子宝强哥,得到了证实。真让我们心疼和不安。

  2、才过了几天,又得知父亲的老朋友、我敬重的楼百安伯伯已于2016年11月11日离开人世。让我追悔:自腊月二十九我代表父亲去探望后,没有再挤时间去再探望伯伯哪!

  3、更让我不能自已的是:2017年9月6日傍晚,我的父亲也因感冒引起呼吸道受阻,经救护车送一院急救无效,也永远离开了我们!

  文中所述的四位老人中的三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相继与我们永别了,再也聆听不到经历风霜的我的三位父辈教侮,让我陷入无限的伤感之中!    2017.09.19补充

Copyright © 2020 宁波舜阳电测仪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190007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