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确认
取消
舜阳
>
>
>
在西进的列车上

在西进的列车上

  • 分类:文章作品
  • 作者:张 钟
  • 来源:
  • 发布时间:1999-07-21
  • 访问量:

  工作关系,我出差比较多。

  去年三月的一天下午,我挤上了406次列车,这是一趟由杭州开往西安的直通快车,车上人多,我被夹在车厢中部站立着。三月的江南,按理说气候宜人,但老天却不照顾我们出门人,闷热的车厢内大家不时地擦着汗水。

  在我站立的旁边,坐着八位上了年纪的回族同胞,大家有说有笑,不时地传来欢快的歌声。我注意看:年长者,八十多岁的大爷留着花白的胡子,戴着白色帽子,副慈祥的面容,满脸乐呵呵的,显然是作写生画的好形象!被闷热的列车搅得心烦的我,正想用作画来调节一下心情。在得到了大爷的首肯后,我随即站着为他老人家作碳笔头像写生。我注视着老人,搜索着老人家的特征:岁月的流逝给老人的脸上留下了皱纹;坚毅的目光中,仿佛使我看到了老人不畏艰难的毅力所在与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安祥的神态,又仿佛使我感到老人家对晚辈们的期待和希望。

  列车先进在宣杭铁路线上,车厢的晃动使作画难度增大,热情的回族大妈起身让我坐在她的座位上,巡视而来的乘警也驻足观看,喧闹的车厢里变得静悄悄,只有我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我不敢怠慢,飞快地走笔,抖动的车厢使自己想要谨慎作画也无可能,一切只能顺其自然了,约摸20分钟,加了明暗的碳笔老人头像写生基本完成。看到自己的形象留在了纸上,老人开心得很,并希望我将些画送给他,他将挂在家里墙上。我满足了他的要求,老人拿出了面饼,说这是出门时带着的干粮,执意让我尝尝,盛情难以推却。

  大妈告诉我,他们是甘肃临夏人,这次专门聚在一起来广州、杭州等地的清真寺朝拜,一路顺利,现又踏上了返乡的列车,能在列车上结识我,并得到画画,又给旅行生活增添了欢乐。老大爷87岁了,能这么有精神地出门多不容易,甭提他今天有多高兴了。大家邀请我去临夏写生,那里有很漂亮的清真寺,有非常热爱生活的乡亲们……

  伴随着大伙们的歌声、笑声,我又愉快地为三位回族妇女写生。黄昏的车厢里,光照不稳定,还不时地被窗外移向远去的树林挡住光线,振动的列车使我握着的钢笔难以驾驭,然而跳动的钢笔使速写产生了平时难有的活泼线条。围观的人群里传来了开心的欢笑。浑身被汗水湿透的我,此时才松了一口气。

  天渐渐黑了,疲乏的我即将在芜湖站下车,尽管我尚未有住宿着落,尽管我腹中饥渴难挡,但我已心感满足,因为我的画能为人们带来了欢乐。

  我快活无比。

—— 作者:张钟  1999年7月18日

 

【注:全文发表在1999.7.20《余姚日报》第3版,河姆渡副刊。原创作品,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20 宁波舜阳电测仪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190007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宁波